需求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需求小说 > 对弈江山 > 第八百八十四章 天门往事

第八百八十四章 天门往事

第八百八十四章 天门往事 (第1/2页)

「睡觉?......不是,道兄您是认真的么?」谭白门先是一怔,一脸哭笑不得的看向浮沉子。
  
  浮沉子一边打着哈欠,一边伸着懒腰,嘟嘟囔囔道:「道爷当然是认真的......不睡觉,你说咱们能干嘛?你武功基本为零......道爷暂时不能暴露,牵晁跑了,韩惊戈被逮了,穆颜卿下落不明了,连苏凌也没处找了......就咱们俩,去找蒙肇的麻烦?这不是死催的么?......」
  
  说罢,浮沉子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谭白门道。
  
  谭白门琢磨琢磨滋味,觉得浮沉子这话说的虽然很丧气,但确实是眼下他们的情形,他也无计可施,只得摇了摇头叹息道:「行吧......既然如此,我在此处也耽搁了不少时辰了......再耽搁的话,我怕那蒙肇找不到我,起了疑心了......那就不打扰道兄睡觉了,告辞!」
  
  言罢,谭白门站起身来,朝着浮沉子一拱手,转身朝门外走去。
  
  浮沉子也不管他,两步来到榻前,整个人躺倒在榻上,四仰八叉地摆了个大字,嘟嘟囔囔道:「好走了您呐......不送了啊......」
  
  谭白门一边开门,一边无奈摇头苦笑,可是他前一只脚刚踏出门去,那浮沉子似想起了什么一般,一骨碌从榻上翻身坐起,朝谭白门道:「哎......等会儿走,道爷突然想起一个事儿来......你先回来......」
  
  谭白门眉头微蹙,无奈之下,只得又转头回来,顺便又将门带住。
  
  浮沉子朝他呲牙一笑,伸出两根手指头道:「虽然是两件事儿啊,但其实很简单,第一件就是你......你之前刚进门的时候,问我在榻下找什么,看来你应该知道这间房榻下面,之前藏了个丁白吧......不过呢,这王八蛋,现在没影了......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?......」
  
  谭白门点了点头,并未隐瞒道:「也是巧了,我原本想要动身来找道兄时,刚出了极乐殿,就看到远处影绰绰的跑来一个人,走得近了,才看清楚,竟然是失踪了许久的丁白......不过他可是够惨的,不但鼻青脸肿,眼圈淤青,嘴角还淌着雪......原本一身白衣脏的都快成黑衣了......还不知道被什么扯得一条一条的......」
  
  浮沉子嘿嘿直笑,也不点破。
  
  「我大吃一惊,赶紧将丁白叫住......他见是我,便嚷着要见教主蒙肇,说有重要机密禀报教主......我虽然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......但是也猜出来了,无论是这丁白失踪,还是现在不知从何处跑出来见教主禀报的机密,八九成与道兄和苏公子脱不开关系......所以,必然不能让他去见蒙肇......」谭白门沉声道。
  
  浮沉子闻言,朝着谭白门一竖大拇指,笑道:「嗯!......谭老弟,还真别说,你倒是挺机灵......」
  
  谭白门笑着摆了摆手,又道:「我生怕那丁白再嚷嚷,惊动了蒙肇,就不好办了......于是,我将他拽出了极乐殿......在殿外,我才问他,这两日不见,为何他会搞得如此狼狈......」
  
  「那丁白自然是对我没有什么防备的......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将道兄、苏公子和穆颜卿你们三人联手将他打晕,然后把他藏到问道厢房的榻下的事情,跟我全说了,还说此事事关重大,要赶紧禀报教主......否则阴阳教上下,都要被道兄你们三人搞乱不可......」谭白门缓缓说道。
  
  「哈哈......这玩意儿可不是个什么好东西......你跟蒙肇都被蒙在鼓里,这丁白,在教里靠给那蒙肇当面首安身立命,混了个右护法......可是却背着蒙肇不知
  
  道,跑到天门关霍霍良家女娘......先女干后杀,血债累累啊......也是他倒霉,被道爷撞上了,然后就跟苏凌和穆颜卿收拾了他......将他打晕藏在了榻下......穆颜卿隔断时辰,就给他灌一颗***,让他一直昏着......」浮沉子笑道。
  
  「原来是这样......没成想,这丁白长得倒是一表人才,却是个如此下流龌龊的胚子!......」谭白门道。
  
  「可不是吗......所以,让他一直昏迷,没杀他已经够给他面子了吧,这种人,杀他一百次也不过分......」浮沉子撇撇嘴,忽的有些疑惑道:「因为那蒙肇不是要那什么大婚么,穆颜卿自然就没空给那丁白再灌药了......那***可是她独家秘方,道爷不会啊......为了防止他醒过来跑喽,道爷在出门之前,还使劲地赏了他一顿闷棍......要不他的五官怎么会跟歪瓜裂枣一个德行呢?......」
  
  谭白门闻言,哈哈大笑起来。
  
  「不过......这丁白是真抗揍啊......道爷以为这一顿闷棍,他定然是不能短时辰醒过来了......所以便安心的去演大婚这场戏了......戏演完了,道爷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榻下丁白还在不在,结果......人没了......一顿闷棍竟然没把他怎么样,倒让这货跑了......道爷是真想不通啊......」浮沉子颇为无奈道。
  
  谭白门点点头道:「我虽然不清楚其中细节,但也明白,定然不能让他见到蒙肇,于是我骗他说,教主如今正在修炼阴阳圣法,且在关键时刻,他交待了,就是天大的事情,也得等他修炼完再说......」
  
  「那丁白看样子挺着急的,急得原地直转悠,我见这情况,觉得在极乐殿外也不安全,于是我就跟那丁白说,教主这一修炼,时辰长短可不好说,快的话估计几个时辰,慢的话估计两三天也不一定,然后我故意皱着眉看着丁白又说,你看看你......现在狼狈的样子,还浑身一股难闻的味道......你好歹也是教主另眼相待的人啊......就算现在教主有空,你就打算这个形象去见教主啊!」谭白门道。
  
  「哈哈......行......这丁白是蒙肇的面首,你这句话说的,直接戳到他软肋上了......他可不能再蒙肇身边失宠......」浮沉子半讽刺地笑道。
  
  「丁白问我他现在该怎么办......我就顺水推舟,说反正教主一时半会儿你也见不了,他要是修炼三天,你就在这里干等三天啊......我说我房中有干净的衣裳,还有
  
  金创止血的丹药,你不如先跟我去我房里,洗洗澡换身衣裳,再把脸上的伤上点药......若是教主修炼几个时辰,你准备停当了也不耽误......若是要修炼个几天的,你就在我房中养养伤,用用药......等脸恢复了,正好能见教主......那丁白没有办法,只能点头同意了......然后我就把他领我房中去了......」谭白门淡淡笑道。
  
  「这丁白是天下第一大衰人......他这是刚从我们给他挖的坑跑出来,又跳进了你给他挖的坑啊......」浮沉子哈哈笑道。
  
  「我将丁白领到我的房中,好言稳住他,让他洗了洗澡,又换了身衣服,又帮他脸上的伤用了药,这才沏了茶,装作十分关心的跟他攀谈,套他的话。他这才将你们联手对付他的事情跟我都说了,还说他急着见蒙肇就是要告诉他你们都不是好人......不过,他在天门关干的龌龊下流事,他可是只字未提......」谭白门又道。
  
  「他没脸提......再者说了,他也不敢让蒙肇知道,蒙肇要是知道自己的面首背着他出去找小女
  
  娘,那岂能轻饶了他......面首得时刻遵守面首行业的潜规则......」浮沉子揶揄道。
  
  「我听他说完,假意答应他等蒙肇修炼完毕,跟他一起去见教主......暗暗将他稳住,心中想,幸亏是让我碰到了丁白,要是旁人......可真就麻烦了......」谭白门一脸庆幸的模样道。
  
  「这可真是万幸啊......幸亏他碰到了谭老弟......要是管氏兄弟,怕是道爷现在不是被抓,就是被阴阳教上下撵着跑了......」浮沉子有些后怕道。
  
  「可是吧,我还得来找道兄啊......他在这里就把我绊住了......于是,......额......」
  
  谭白门挠挠头,一脸笑意道:「我就趁他不备,在他吃的那卮茶里......加了点佐料......嘿嘿」
  
  浮沉子闻言,有些惊讶道:「你把丁白毒死了?......」
  
  谭白门连忙摆摆手道:「那可没有......丁白体内有灵犀蛊啊......我想道兄和苏公子把他打晕,然后穆颜卿给他连续的用***,而不整死他的原因,就是因为他体内有灵犀蛊,一旦丁白这个寄主死了,那灵犀蛊也将跟着死了......种蛊的蒙肇自然就能知道......我可不想因为这个打草惊蛇......」
  
  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顶级神豪 史上最强炼气期 全职法师 大小姐她总是不求上进 许你万丈光芒好 麻衣神婿 绝代神主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 寒门崛起 机武风暴